Some reasons for ShouWang’s actions

This was sent from SH and is written by one of the regional leaders at ShouWang. It gives his explanation about why he personally attended the outdoor meetings. At the heart of the debate is the question of who is in charge of the church – Christ or the leaders of the country?

Sorry it’s in Chinese, if we have time we’ll give an English translation.

我为什么一定要追随守望教会

弟兄姊妹们:


老实说我真不愿意参加户外聚会敬拜。

我不需要成为某个历史事件的见证人或者是参与者,更不想去创造历史。我已经看到过、经历过文革武斗,913林彪倒台后的收审,四五天安门广场运动,粉碎四人帮的游行,西单民主墙的火爆,北大的第一次民主竞选直到六、四。够了,我不需要在我的履历中再添上一笔。

我有稳定的住房,不用还贷;我有稳定的工作,是我热爱的,我曾经把它比成“能将爱好变成职业,犹如能与心爱的人结婚,那是一种幸运”;我有稳定的收入,不仅能满足我小康的生活,还使我有余能帮助别人;我有稳定的信仰生活,无论教会中的哪一样侍奉,唱诗,牧养小组,杏花编辑以及辅导等等都让我全心投入而且乐此不疲。我不愿意失去这一切,更何况还有未自立的儿子和已过八旬的老父老母……

我一再向神祷告说:求你不要让我经历试探,救我脱离凶恶。倘若你一定要我经历,请给我理由,让我心甘情愿。

4月10日,我施展全身的解术,闪转腾挪,神真的保守我,救我脱离那恶者之手。但是,接下来的4月17日又迫在眉睫了,我问我自己?我为什么要去?

如果说4月10日我出户外参加教会的敬拜主要还是因为职责在身,羊在那里,我不能袖手旁观,我的良心不许可我无动于衷(那个理由甚至使我暗暗埋怨教会的决策将我置于不得不选择的境地)。那么4月17日,这个理由已经不足以说服我再跟警察斗智斗勇打游击了。我向我的神要理由,上帝,告诉我:为什么我要去?请给我一个我不能辩驳的理由。

两周来,我的户籍管片的警官一直通过电话跟我联系,反复做我的思想工作,希望我能承诺不出去参加户外聚会,我也一直客客气气地向他表示:我不能给你这个承诺。昨天,我同区的一位弟兄告诉我他被警察勒令写“不参加守望教会”的保证书,我对这位弟兄讲:守望教会尚且没有被定性,你何来的保证?但是,之后一个小时,我便得知:派出所的警察告诉这位弟兄,你们的组长(指我)都已经写保证书了云云……

我一直喜欢鲁迅先生的名言:“我向来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揣测中国人”,也认同王怡长老所说的“没有最堕落,只有更堕落”,不过当事实发生在自己面前,面对如此赤裸裸的卑鄙无耻,我还是不明白:执法者难道不知道他们的作所为已经触犯了刑法246条涉嫌捏造事实造谣诽谤?编造这么容易就能戳穿的谎言,他们是有恃无恐还是真的无知无畏?为什么要这样做?只是因为我没有答应他们不去聚会的要求吗?

我想到4月10号,我的那些在地铁出口被带上大巴车的弟兄姊妹犯了什么罪?只是因为他们想要去一个地点聚集就被剥夺自由吗?我的那些在餐馆,在路边,在街心花园被收捕的弟兄姊妹犯了什么罪?只因为他们所处的位置太靠近那个敏感地点吗?我的那些因为拿着圣经,拿着敬拜程序单,甚至只是因为回答是不是守望教会的时候回答了是就被请上了车的弟兄姊妹犯了什么罪?他们拿的东西已经威胁到了国家安全或者社会治安了吗?那么,那些只是因为不能承诺不参加户外聚会的弟兄姊妹就被剥夺了24小时甚至更长时间的行动自由,他们犯了什么罪?难道他们只是因为不肯按照官方的逻辑思考问题就要被判有罪吗?

我得出的结论是:上帝用这个方法给了我出去坚持户外敬拜的理由,顺从神不顺从人是应当的。正如宋军牧师曾在讲道中指出的那样:教会究竟是以神为主还是让其他什么做主?谁来决定我们可不可以出门参加敬拜?谁来决定我们可以到哪个教会聚会?谁来决定教会应该传讲什么样的信息?有关部门的高压不过就是要教会、要我们低头,要我们给他承诺,给他保证。但是,这已经触犯了我坚守信仰的底线了,我不能再退。

或许有人会说:如果当初教会不作出户外敬拜的决定,政府也就不会对我们如此强横。那么,我要说:当年三自运动的时候基督教界几乎全体归顺了,结果怎样呢?奥运会之前,60年大庆之前,分散聚会的福音教会,人数较少的其他教会没有受到冲击吗?当然,现在有了守望教会,成为出头的椽子,他们的压力较小了。但是守望被铲平了之后,他们的日子还会好过吗?信徒可以选择压力较小的教会去聚会,这里不行去到那里,但是教会不能哪里压力小搬到哪里去,总要有几个教会能为主站立不动。这就是意象的意义。

弟兄姊妹们:倘若你还不明白什么是属灵争战,那么今天摆在我们面前的就是真实的属灵争战。不是那些警察,那些政府工作人员,而是他们带给我们内心的那些压力、恐惧、退缩,那些想让我们在信仰上稍微妥协一点点的那些犹豫、动摇,那些给我们的软弱寻找理由,寻找借口的举动,这就属灵的争战。弟兄姊妹们,我们不怕软弱跌倒,只要我们到神面前承认我们的过错,他会饶恕我们的。忧伤痛悔的灵神必不轻看。哪怕是跌倒的经历也比没有经历要强。但是,不要找理由,不要找借口。如果你一时还不能领会,不能接受教会的意象,也请以基督里的爱信任弟兄姊妹,信任教会的牧者,耐心等待时间显明上帝对我们的带领。不要急于表态,不要给魔鬼留地步,不要让猜疑破坏教会的合一,不要让自己日后追悔莫及。保守你的心,谨慎你的口。

这一次我是为自己的信仰而去,如果他们要定我有罪,那就定吧。

深爱着你们的牧区长小雪

2011年4月16日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